• 2014-04-13

    暮春 - [月色如水]

    年底写完书稿的初稿后,一直很少用电脑。现在更喜欢看纸质书。

    毛笔字一直找不到感觉,入不了门。好在古琴学得颇有感觉,也算是一点安慰。

    手机有了微信,能上网以后,似乎看手机的时间比看电脑的时间还多。

    有一段时间登录不了大巴,说是密码不对。但今天又自动登录了。还惊喜地看到久未有消息的某人更新了博客,只是不知为何,无法留言。虽是未曾谋面,但看到他安好,竟也满心欢喜。

     

  • 2013-05-24

    过端午包棕子 - [美食]

    端午节即将到来,超市里摆了很多棕子出来。本想买几个棕子回来吃,后转念一想,不如自己动手包还更有意思。于是,买了各种原材料回来,先包了两种口味的,火腿咸棕和八宝棕。自己包棕子,优点是配料绝对舍得,而且没有防腐剂之类的,想吃什么口味就包什么口味的。

    经家里大小两位宝贝鉴定,一致表示更喜欢八宝棕,不过同时又一致表示不喜欢在里面加红枣和莲子,于是八宝棕的配料去掉这两样,其余的南瓜子仁、核桃仁、红豆、绿豆、花生保留,第二天又开始兴致勃勃地包棕子。包了不少,打算分送给三两朋友一起尝尝。 包棕子的乐趣,绝对不止于自己吃两口,与人分享也是其中很大的乐趣。当然了,如果对方还能夸两句好吃之类的,那就更开心了,估计还乐颠颠地想着明年再包给她(他)吃了。瞧瞧,我这点小小的虚荣心啊

     

  • 2013-05-09

    逝去的青春 - [电影]

    在电影《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》中似乎看到自己和同学们当年的身影。那个感情浓郁得无处发泄的岁月,那个幼稚率真不管不顾的青春啊。

    燃烧的青春,虽然有苦有痛有笑有泪有酸有甜,但总是激扬的。影片后半段,毕业后,更多的是无奈和隐忍,就象一杯滚烫的水渐渐失去了温度。你看着它慢慢变冷,却无能为力。这大概就是成长,亦是生活。

    性格的不同,追求的不同,决定了各自的命运。

     

     

  • 2013-01-30

    又闻兰花香 - [月色如水]

     

     

    阳台上的勒杜鹃,一年四季都红艳艳、紫彤彤此起彼伏地绽放着,似乎每天都是花期,永不停止。而我也终于有点漠然于它的花开花落,无多关注。

    这盘兰花,静寂了一年,在冬去春来的季节里,突然发出几枝新芽。最令人惊喜的是,还有一个花苞。一天天看着花苞长高,默念着哪天它会绽放。

    为何一朵小小的兰花让我如此期待和惊喜?我问自己。

    或许是它的矜持,让我有了默默守侯的心情,怀着小小的期待 ,静静关注它的变化。或许是这种淡淡的念想、静逸的姿态,是我所喜的。或许,还有或许。。。。

     

  • 2013-01-01

    2013年1月1日 - [鸡零狗碎]

    昨天12月31日,生日。吃了两次蛋糕,选了一款新手机,吃了一顿宵夜,收到几份生日祝福。

    新的一年开始了,时光不宜再虚度,该努力的努力,该放下的放下。

     

  • 2012-12-11

    冬晨的闲思 - [月色如水]

    深圳冬天的这个早晨,空气带着点清冷,四周的景致似乎蒙上了一层薄雾,有种淡淡的迷离和伤感。

  • 人生有时候就如一出剧本,所有的一切冥冥中都已安排好,我们只是适时地出场,虽然演出的时候根据演技和实力可以有发挥,但整体的故事脉络和结局总是早就预设好的,篡改剧本并不容易。

    天气热起来了,动辄就会出汗。我倒是喜欢出点汗的,运动一下,保持一下身材。人一胖了,感觉脑子也会迟钝起来。

    不知道这年头还有几个人在用着我这种手机。有人QQ留言说发了手机彩信给我,我回复说我的手机没有彩信功能,没有收到。那人说“姐,都什么年代了,你的手机怎么还没有彩信功能。有钱买砚,怎么就没钱买个手机。”我这手机,三年多前新机买的时候也就四百块钱,虽然功能少,但倒是很结实耐用,不小心摔地上很多次了,就是啥事没有,照用不误,因此也就一直没有更换。等它寿终正寝的那一天,我一定换个带拍照、彩信功能的!好吧,等着吧。。。。。。。

  • 2012-05-14

    慵倦的惬意 - [月色如水]

    前几日不知怎的,喜睡。昨天下午校对翻译稿才两小时,就开始晕头晕脑,昏昏沉沉,精神不济。傍晚时光,懒懒地斜倚在泳池二楼回廊的沙发椅上,看着他们在下面泳池里嬉戏。回廊对面是舞蹈室,在跳拉丁舞,却激不起我进去运动一下的欲望。只觉得听着爵士乐,吹着小风,慵懒地倚坐,远望着天边那一片如火如荼的晚霞,甚是惬意。似乎很久没有好好地看过天空了,难得前段时间阴雨连绵,把空气过滤得很洁净,这会儿天一放晴,天空久违了的绚丽。

    惬意的感觉一上来,就觉得很享受。望着那色彩由暖变冷,逐渐被沉沉的蓝灰色吞噬的天空一角,不由得想起下午校对翻译稿时的新想法,慢悠悠地不时想一下,觉得这工作还是比较有兴趣及能完成的。

    今天和姚椰电话沟通了一下,算是确定了下来。确定后正好看到打木棉蕉那一小段,突然想到这个名词应该在书上解释一下由来。又想到木棉花花期刚过,现在正是结果的时候,错过了这个月的拍摄期,就要等明年了。下午接小孩放学的路上两眼盯着马路两旁的树木不停搜索,居然好运得不行,被我找到一颗幼小的挂了不少木棉蕉的木棉树。简直是大喜过望。因为木棉树一般长得很高,原本比较担心镜头拉不到这么近,拍不了清晰写真。这下子可好,一顿猛拍。真是一个非常好的兆头呢。加之今天天空很蓝,白云千变万幻地绽放着,心情真是快乐极了。

  • 一颗心,似乎浮着,如水上的浮萍飘忽不定,一阵微风拂过,也会随波起伏。

    为别人的故事感伤着,快乐着,祝福着。自己的故事,早已不再向人说起。

    有时会看看别人的博客,相熟的或是不太相熟的,偶尔也会看到关于自己的文字。有时觉得自己象偷窥一样,因为想到别人或许并不知道我在读着这些文字,听着他的自言自语。

    最近,偶尔地涌起写诗的念头,念头起时,就觉得很有意思,不仅要自己先笑一笑,为着久违了的写诗之念。看了一部韩国电影《诗》,这种片子总是比较合我的口味。

    “树林间晃动的光影与稍纵即逝的风,

    都载满着我的留恋。

    然而我的心将停驻何处呢?

    恰似影子永远无法实现它的约定。”

  • 2011-08-22

    艳阳天 - [鸡零狗碎]

    阳台上的花花草草久不打理,已经瘳落得可怜了。周日把所有花盆都重新翻土,该去的去,好好修整了一番。芦荟的生命力着实强大,拼命疯长,去掉几盆又长了几盆出来,不大搭理它,但人家长得就是旺盛,还每年都开花。尽管如此,我这次还是把它们全部清理了,换成了月季和万寿菊,还撒了小白菜的种子,也不晓得能不能过段时间长出几颗小白菜来,弄个青菜汤吃吃。

  • 2011-07-27

    砚坑行 - [游记]

    砚坑考察刚回来,刚才码了一堆文字,可惜一不小心页面就咔嚓没有了,累了,懒得再敲键盘了

    坑洞里出来的废弃石料从山顶倾泻到山脚底下,铺就了厚厚的碎石流。山体基本上呈60度倾斜,踩着碎石带上去,一踩脚下的碎石就开始滑动,前面几米的碎石也开始松动。

    其中的一个坑洞,洞口不大,胖的人进不去。趴在洞口,有点象压在五指山下的感觉。哈~~~

     

  • 闻到窗外沙沙的雨声,忽大忽小,声音错落有致,象是寂静夜里的乐曲。隔着窗闲听雨声,总是略有点悠闲享受的意思。

    打算买台相机,单反的那种,也不知道选择哪一款好。对尼康有点小偏爱,听说它快要出新款,等一等?

  • 2011-07-16

    孤独和宽容 - [电影]

     

    每个人的生命大概都有种底色。孤独是什么底色?灰色吗。

    看了部动画片《玛丽和马克思》,大量的旁白在絮絮叨叨中触碰到一些情感,孤独无处不在地充盈着所有的叙述。孤独总是需要一些慰藉才好。当孤独遇到孤独,终于有了取暖。火花四溢时也难免会有走火,宽容是最好的灭火剂。

     

  • 有说乱世临,妖魔出。不管是天气异象还是社会怪状,都有点妖魔之感。时代不是我们能选择和改变的,只能随波浮沉。

    虽然自己没有吃零食的习惯,可家人是喜欢吃的。这几天在劝说家人尽量不要喝饮料(除了矿泉水),吃零食。牛奶都要少喝,最好别喝。要知道那牛本来就被加了很多不明物的饲料给污染了,挤出来的牛奶又被兑了很多不知什么的混合剂,然后出售。吃下去很可能不是营养,而是毒素。天气又热起来,我自制甘草水、菊花水、柠檬水、绿豆水。最近煮绿豆水又有新感觉。我先把绿豆加水煮至快开或刚开,然后关火,过十分钟或更长,再开火,煮三五分钟。这时绿豆皮没有煮开,很完整的一粒粒的,水也是清莹的绿。待冷却一点,将绿豆水倒至玻璃壶中。可加糖可不加糖(根据各人情况定)。剩下的绿豆,倒进豆浆机,做成绿豆沙。真是一点儿都不浪费,既有绿豆水喝,又有冰镇绿豆沙吃,一物两味,好极了。

    昨天下午花了一个小时,写了首七律诗。说起来惭愧,这还是我写的第一首律诗。以前惧怕韵律之束,心血来潮时也只哼出过一两句,就再也吟不出来了。写诗是需要浪漫之想像的。而我,越来越乏味,远离了浪漫,也缺乏了想像。写诗之练习,可以激发一下此种情愫,令我鲜活有趣一点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 凤凰花开有感

    凤凰衔翠归来迟,伫立梢头展羽衣。

    澹澹清姿生妙语,翩翩倩态惹人思。

    春光郁郁长相恋,烈焰灼灼永伴栖。

    何惧一朝风雨至,纷飞零落碾为泥。

      (后记:写完后看看,觉得有几处地方要改,但改诗不比写诗轻松,就放弃了)

  • 2011-05-22

    凤凰花又开 - [月色如水]

    街头小巷,不时会有满树红花的凤凰树闯进视野,令人忍不住提一口气,呼出一声“啊”。楼下的凤凰树如火如荼地燃烧着,也染红了树下的小径与草地。我不甚喜欢欧洲的园林,修剪得了无生气。更喜中国园林的自然随意,于随意处得了生机,含了韵味。若是有花园,我定然是不会勤于清扫落叶与残红的。在我眼里,那即是美,引人心为之一动。

    听得窗外雨声淅淅沥沥,又不知有多少花朵受此感念,告别枝头,归于尘土。